彭博:这家公司一度市值全球第一,如今被踢出了道琼斯工业指数

来源:《商业周刊 / 中文版》 (ID:Businessweek),转载已获授权。

通用电气(GE)6月19日遭遇了“奇耻大辱”——这家一度市值全球第一、如今陷入困境的公司被踢出了自己坚守了逾百年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

 

取代它的将是Walgreens Boots Alliance Inc.——2014年合并而成、总部位于伊利诺伊州Deerfield的连锁药店。该变更将于6月26日交易开始之前生效。2018年以来GE下跌了26%,为表现最糟糕的道琼斯指数成份股,与2017年一样。

 

“GE被踢原本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保德信金融公司的首席市场策略师Quincy Krosby称。“该公司在上世纪七十和八十年代曾是道琼斯指数的主宰者,但今非昔比。”

 

这一变化意味着,诞生于1896年的道琼斯指数终于与最后一位初始成员道别了,GE步入了Distilling & Cattle Feeding、National Lead、Tennessee Coal & Iron和U.S. Rubber等公司的后尘。GE此前也曾短暂脱离该指数,但自1907年以来一直都坚守阵地。

 

“自那以来,美国经济已经发生了变化:消费、金融、医疗保健和科技公司如今更加显赫,工业公司的重要性相对更低,”标普道琼斯指数的董事总经理兼指数委员会主席David Blitzer称。加上Walgreens使得该指数“更能代表美国经济的消费和医疗保健部门。”

1967年9月一期《时代》(Time)周刊的封面是实业家阿罗德•金宁(Harold Geneen)满脸堆笑的一张头像,头像上方的通栏标题赫然写着《集团企业:新一代商业巨人》(CONGLOMERATES: The New Business Giants)。在那个时代,这似乎还算贴切。上世纪60年代期间,金宁通过数百次收购交易将International Telephone & Telegraph Corp.(简称ITT)打造成了一家令人眼花缭乱的企业集合体,旗下企业包罗万象:从做面包的Wonder Bread到经营酒店和度假村的喜来登(Sheraton Hotels & Resorts),再到木材林地经营领域的巨头、美国最大的私有土地所有者之一Rayonier Inc.,不一而足。ITT的这些子公司除了母公司是同一家之外,几乎没有其他任何相同之处。然而,就在成为代表美国最尖端商业模式的标杆之后,这家巨人企业却一落千丈。随后的几十年里,一系列分拆出售交易蚕食掉了ITT的大部分业务,如今这家公司只剩下一些规模不大的工业和航空航天零件制造业务。

1967年9月《时代》(Time)周刊的封面

在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研究企业组织结构的工商学教授杰里•戴维斯(Jerry Davis)看来,ITT的陨落并非特例。在昔日简单的资本市场中,集团企业——或者你也可以称之为跨行业企业或是多业务集团——曾经可以给投资者带来他们从资本市场中得不到的效率。在“协同效应”和“竞争优势”等诸如此类的概念尚未渐渐侵蚀掉集团企业存在价值的那个年代,像ITT、利顿工业(Litton Industries Inc.)和Ling-Temco-Vought Inc.这样拥有庞大繁复分支机构的集团企业,实际上一部分是作为采取积极管理策略的共同基金在经营,同时还扮演着私募股权投资的角色。那些精于交易的管理者是否有能力管理从羹汤到坚果在内的所有业务?一旦投资者们开始对此产生怀疑,这些集团企业就迅速走向了衰落。“在六七十年代,我们喜爱这类企业,”戴维斯说道,“而后,我们憎恨它们。”

一、走向巨变

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 Co.)正后知后觉地吸取着这一教训。这家典型的美国集团企业本应担起重任,向人们证明这种扩张式的业务结构能够行得通。这家历史可以追溯到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的公司,在19世纪用电灯泡和烤面包机改变了人们的家庭生活,并用喷气机发动机和电厂构建起支撑美国发展成为超级大国的工业支柱。在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的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堪称促进通用电气公司发展的利器,事实证明,他也是美国最受敬仰的企业管理大师,韦尔奇在通用电气的制造业业务之外,又打造出一家规模居先的美国金融服务企业,这为集团企业神话添加了更多可信色彩。

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

昔日高高在上、远播四海的美名却一落千丈:自2016年12月迄今,通用电气股价已跌去一半,该公司正考虑放弃诸如照明和机车这样的核心业务子公司,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SEC)正针对该公司过去的会计操作展开调查。至少可以说,通用电气似乎正走向巨变,而该公司作为集团企业巨头的日子似乎也已是屈指可数了。

通用电气并非唯一一家仍然贴着集团企业标签的机构。像联合技术公司(United Technologies Corp.)和霍尼韦尔( Honeywell International Inc.)这样的工业时代遗老们,从来都没有过通用电气那样的扩张规模——而今在提到分拆对象时,常常可以听到它们的名字。数字时代也造就了一批新的集团企业,如亚马逊(Amazon.com Inc.)和Alphabet Inc.。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也常常被称为集团企业,不过这家公司更接近于一家拥有诸多独立企业的控股公司。

这一模式在美国之外仍颇有响应者——印度的塔塔集团(Tata Group)就是一个,这家企业的业务从钢材到酒店和饮料,跨越很广。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教授塔伦•卡纳(Tarun Khanna)和克里希纳•帕雷普(Krishna Palepu)于2010年提出过一套“机构缺失”(institutional voids)理论,认为跨行业企业的规模和资源能够弥补新兴市场中高质量机构的缺失。毕竟,需要有人来促成商业交易并传播市场信息——这正是美国各集团企业在上世纪60年代所扮演的角色。

二、投资者的信任

在美国,投资者仍有可能支持一家集团企业:所需要的无非只是一个名字。对华尔街而言,亚马逊的杰弗里•贝索斯(Jeff Bezos)即是正确选择的代名词。沃伦•巴菲特也是如此。“集团企业内部及其本身没有什么错,”基金经理理查德•库克(Richard Cook)表示,“问题只是,要找到一位具备所有技能来经营这家集团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并不容易。”库克住在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市,长期以来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投资者。

实际上,通用电气成功背后的部分原因,在于投资者对韦尔奇坚定不移的信任。这位企业执掌者似乎总能如钟表一般准确命中季度业绩目标。而这一模式在继任者杰夫•伊梅尔特(Jeffrey Immelt)手中却开始动摇,在2008年金融危机曝露出韦尔奇所创建的日渐肿胀的金融业务之中所蕴含种种风险之后,情况尤其如此。伊梅尔特试图再次重塑通用电气,将其打造成为数码企业,但他的运气不太好。2017年年中,出于股东压力,他被迫下台。

新任首席执行官约翰•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试图通过削减成本和调整管理来拨正船头,但并不见效:2017年,就在大盘连创新高的背景下,该公司股价却下跌45%。几乎无路可走的弗兰纳里曾表示,他考虑过拆分公司这一过去根本不可想象的办法。他已经将价值200亿美元(约合1294亿元)的资产剥离出去,并有可能将留下来的企业分拆上市。“现在的问题不在于,通用电气为什么有可能被分拆,”戴维斯说,“而是,为什么用了这么久?”

曾经有一段时间,企业可以单纯通过收购另一家企业的利润而获利,这在低利率时代,可以作为一种低成本的增长方式。集团企业这一结构还可以帮助企业在各个动荡起伏的行业之间消除利润的波动。对于通用电气而言,还有一个理由:该公司有能力产生世界级的管理者。在该公司位于纽约州克劳顿村(Crotonville)的传奇式管理培训中心之中,大有前途的管理者们接受着训练营式的培训,他们学习如何领导大型机构,打磨着应用广泛的管理能力,所学内容既可以用于经营一家微波炉或是火车机车制造商、也可以用来管理广播电视公司。培训中心的毕业生及其他通用电气公司的资深管理者,离开之后可以去经营包括波音(Boeing)霍尼韦尔家得宝(Home Depot)在内的大公司。

三、集团企业已死?

如今,许多企业都有自己的管理培训项目。但对于领导力普适性的质疑却变得日渐显著起来。比如说,一家零售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如果仅仅是知道如何构建一家机构并能够读懂报表,就有理由让他去取代一位一辈子都在航空领域深耕细作的管理者吗?他真的能担当起掌管航空制造业务的大任吗?

在咨询公司普华永道(PwC)主管美国工业交易业务的鲍尔•埃利(Paul Elie)表示,科技变化以及企业专业化程度的日渐加深,使得毕业于一般管理学院的管理者们越来越难做到有效分配资源。“我们看到如今管理团队在切实评估自己的核心实力所在,并思考自己能够从哪部分资产上真正创造收益,”他说,“这一点,若跨越很大的业务范围,则极难做到。”

投资者如今发出这样的疑问:庞杂的企业结构是否导致小问题被忽略,从而造成通用电气自身的问题进一步恶化了。若果真如此,或许分拆很有必要。一些投资者似乎的确是这样想的:当弗兰纳里在最近一次电话会议上表示“未来还会有通用电气存在,但它看起来会和今天有所不同”之时,该公司股价几分钟之内就涨了6%。

通用电气毫无疑问还将继续以某种方式存在下去。问题在于,它是否会以ITT仍在采用的这种方式。“集团企业已死,”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s Wharton School)管理学教授迈克尔•尤西姆(Michael Useem)如此说道,“集团企业永垂不朽。”

撰文:彭博新闻社  编辑:周灵鸽、齐宇琨、赵露露 翻译:布雨

 

本文汇编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石斑鱼美股投资网对所引用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据此操作,后果自担:石斑鱼美股开户投资指南 » 彭博:这家公司一度市值全球第一,如今被踢出了道琼斯工业指数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