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特朗普选择了错误的时间刺激经济,2020年将“掉落悬崖”

伯南克认为,在失业率很低的环境里,特朗普推出的上万亿美元税收和财政刺激对经济的作用越大,当其效果消失之际经济就跌落得越狠,“政府在错误的时候实施了刺激政策。”

很少有人像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和桥水联席投资总监Greg Jensen这样抨击美国当前的政策。

就在Greg Jensen痛批美联储在美国经济扩张都快要结束的时候居然还在收紧货币政策数日之后,伯南克几乎发表了同样的评价。只不过,他的矛头直指特朗普政府的财政政策。

当地时间周四晚间,伯南克在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政策讨论会上称,美国经济增长面临着严峻的下滑挑战,2020年甚至会出现“Wile E. Coyote”时刻。

这是什么意思呢?Wile E. Coyote是一只美国卡通狼,最经典的动作是它拼命地往悬崖方向跑,跑很远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双脚悬空,于是瞬间开始笔直下坠。

如果伯南克的预言成真,届时可能也将是特朗普总统任期的“Wile E. Coyote”时刻——2020年他的四年任期届满,当年下半年美国将举行新一届总统大选。

特朗普到现在还时不时公开宣称美国经济现在好得不得了,是历史罕见的好——事实也是如此,这波经济扩张始于2009年年中,已经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第二长的扩张周期。

为何看空?

根据彭博社的报道,伯南克认为特朗普政府推出的1.5万亿税收刺激和3000亿财政开支增长措施“让美联储的工作变得更加难做”,因为目前的政策“发生在失业率比较低的时候。”

这意味着,当财政刺激给到经济的力量越大,这种力量消失之后经济会跌落得越狠。伯南克说:

(政府)在错误的时候实施了(财政)刺激政策。

伯南克认为,特朗普拿出的财政刺激在出台两年后效果趋于减弱,这会使得今年和明年的美国经济受到影响,2020年更是堪忧。

桥水的Greg Jensen也认为,由于财政刺激在逐步减少,美联储收紧货币的影响将走向巅峰,他们减少释放流动性并且加息,这扭转了流动性易得、市场利率为零的局面,使得现金更稀缺、更有吸引力,而流动性转变和周期进入末端的动向给金融资产带来危险。因此,他称2019年“注定是危险的一年”。

Greg Jensen表示,当美国经济迈向周期尾声,流动性已经收紧,市场却没有反映出大环境的变化,而是持续反映最近的环境。因此,他们几乎看空一切金融资产。

讽刺之处

三年前,伯南克还一直指责美国国会在他任职美联储主席期间没有采取足够的行动来支持经济;三年后的今天,伯南克还是那个伯南克,但他的指责完全调转了方向,说总统和国会的行动过头了。

纽约时报引述了伯南克周一发布的一份回忆录观点称,国会对2008年之后的危机复苏不充分负有主要责任;美联储的应对措施大胆而有效,但不足够。

我常说货币政策不是万能药,国会需要尽其所能。然而,当危机逐渐平息,这种应有的帮助却没有到来。

对此,美国金融博客Zerohedge的评价非常辛辣:

更大的讽刺是,即将到来的崩盘与推出了万亿美元刺激措施的特朗普关系不大,与奥巴马时期的债务翻倍和伯南克及其全球同僚们释放的20万亿流动性相比,现在的财政刺激简直是九牛一毛。 当年的大水漫灌措施淹没了全世界,让市场处于德意志银行所称的亚稳定状态。

本文汇编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石斑鱼美股投资网对所引用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据此操作,后果自担:石斑鱼美股开户投资指南 » 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特朗普选择了错误的时间刺激经济,2020年将“掉落悬崖”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