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贵金属

通货膨胀形势的再推演

128Views

利率周期开启与通胀周期相辅相成,以前谈的过早了些,但也反复提醒过CPI和农产品见底起涨的艰难性和长期性。至今来看,对于通胀发展的变化趋势仍未改变。

过多的货币,过去主要冲击资产市场,但资产繁荣正接近阶段性尾声。今后,随着上游产品持续涨价的传导作用,下游产品价格的上涨只是时间问题。长期大熊市的自然出清和供给侧改革加固的供应壁垒,使得商品市场很难再度重返大熊市。包括当前不无泡沫成分的工业品,即便2018年开始有所调整——PPI增速大幅回落,但也注定多年难以回到2015年底的水平了。较长时间的高位震荡,直到逐步抬高下游产品的价格中枢。尤其是,近两年来,出于环保和安全等因素考量,中国对城乡低端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大力整顿,以及大城市人口结构的最新变化,不可避免地会提升居民生活用品及服务价格水平。除了未来游资炒作目标的转换因素,这是通胀发生发展的新动力。

观察大宗商品市场,大豆油脂等农产品价格处于多年低点,目前正进入最后一跌的节奏。随着库存和天气因素的变化,从比较效应和市场轮回的角度,2018年有可能见底回升。涨幅取决于天气因素,但明年农产品与工业品的强弱互换是大概率事件。假设这一市场走势得到确认,通胀水平会在明年下半年开始明显攀升。而CPI的不断上扬,进而会为远期利率的继续提升创造条件。

预判全球通胀水平,不可能缺失原油的价格评估。就今年下半年的情况来看,受联合减产影响,国际油价从底部持续回升,涨幅已超过40%。如果这一水平能够得以维持或继续上扬,明年就会从CPI的涨幅上得到反映。另外,观察国际局势,明年起,中东的和平问题将成为最大的地区热点,特朗普政府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问题有可能导致中东乱局失控,这对原油价格坚挺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最后,美国油气产量不断增加,较高的能源价格有利于美国经济复苏,这也是前所未有的新因素。

最后补充一点,当通胀进入稳定回升期,贵金属的保值属性应该会被重新唤醒,沉寂多年的黄金白银,会逐步探明底部并长期成为资本追逐热点。届时,希望“坐在河边就能看到比特币的尸体纷乱漂过…….”这个不具备主权特性和任何实用经济价值、看不见也摸不着的所谓有限“密码”,实在是信用扭曲时代的大怪物,目前除了骄横资本的自娱自乐,实在没有任何存在和发展的必要。

发表评论